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5200小說網 > 黎明之劍

第六百零八章 卑微

黎明之劍 | 作者:遠瞳 | 更新時間:2019-07-24 08:40:43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牧神記萬古天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滄元圖修真聊天群元尊玄渾道章絕世戰魂
  濃霧正在漸漸消散,然而仍舊籠罩著整個東部平原。

  巨日的光輝在霧氣中變得蒼白而黯淡,一座又一座城鎮在霧氣與怪異的低語呢喃聲中斷絕了聯系,在城市街道,在鄉村曠野,扭曲畸形的人形之物蹣跚著行走在薄霧之間,仿佛進入塵世間的一場噩夢,正沿著被污染的土地四處蔓延。

  索林堡終于也被籠罩在了這無邊無際的霧氣中。

  無規律的風在城市上空肆意席卷著,卷動著所有的旗幟在空氣中獵獵作響,越來越多的壞消息正從四面八方傳來——不光是眼前這座城市,在這座城市之外的廣袤土地上,所有的秩序都在飛快崩壞。

  城堡大廳內,身披暗色精鋼鎧甲的高階騎士正在匯報最新的情況:“……我們已經失去和索斯特地區的一切聯系,道路被霧阻斷了,信使進入霧中便再也沒有消息傳來。斜林河谷、亞爾特爾山方向的要塞在上午曾短暫燃起烽火,但烽火隨即熄滅,傳訊法術斷絕,派去查看情況的騎士隊至今沒有返回,恐怕兇多吉少……”

  另一名高階騎士緊接著站起:“城內情況也很異常,有士兵在外城區發現游蕩的平民,看上去都已神志不清,還有人目擊到異常高大的黑袍巨人在霧中活動……”

  一邊說著,這名高階騎士仿佛略有不適,微微活動了一下肩膀和手臂。

  長桌上首,埃德蒙面沉似水:“我們現在確定能聯系到、能調動的人手還有多少?”

  大廳內的高階騎士和貴族領主們陷入了難言的尷尬沉默,在短暫對視之后,才有人起身回復:“確定狀態正常的……只有城堡區的兩千近衛兵團,以及靠近城堡區的兩座兵營里駐扎的兩千士兵。”

  “也就是說,因為這場詭異的霧,整個東境軍團數十萬人,如今只剩四千可用?”

  “……是的,殿下。”

  “這不是普通的霧,”塞拉斯·羅倫公爵開口說道,“它有魔法操縱的痕跡,很有可能是大規模的禁咒法術,甚至神降儀式的產物。”

  埃德蒙皺了皺眉,看向一名貴族領主:“……王國軍方向有什么可用情報?”

  那名領主立即起身:“那個方向的消息完全斷絕了,殿下,但根據最后一次傳來的傳訊,在王國軍控制的平原地區同樣出現了大霧。”

  短暫的沉默之后,埃德蒙慢慢站了起來,他的雙手撐在桌上,眼神異常嚴肅:“顯而易見,我們正在遭受一場襲擊,襲擊者掌握了天象級別的力量。現在,我們的法師團正在準備大規模的驅散和凈化法術,在他們完成儀式之前,諸位務必確保內城區所有法師塔的安全。羅倫公爵,城堡區的護衛交給你,另外,請立即通知貝爾克返回城堡。”

  “是,殿下。”

  得到命令的人員迅速離開了大廳,偌大的主廳中很快便只剩下埃德蒙·摩恩和少數侍衛。

  突然而來的安靜中,氣氛愈發壓抑低沉,絲絲縷縷的霧氣從窗戶的縫隙中滲透進了大廳,仿佛一并帶來了某種盤踞在城市各處的、扭曲瘋狂的惡意,而在這令人難以忍受的安靜壓抑里,大廳一側的壁爐突然劈啪作響。

  埃德蒙瞬間抬起頭,看向了那驟然明亮起來的爐火……

  ……

  外城區的街頭,情況惡化的比想象中更加迅速。

  正變得略微稀薄的霧氣中,金屬交鳴的銳響短暫打破了空氣中的死寂,伴隨著幾道驟然亮起的閃光和幾聲短促嘶啞的悶哼,數個異常高大的、由血肉和水晶混合而成的人型怪物沉重地倒在地上。

  貝爾克·羅倫甩了甩略微有些發麻的手臂,甩掉長劍上沾染的些許污物,眉頭緊鎖地看著那些倒在地上的“生物”。

  他們(或許已經該稱作‘它們’)猙獰可怖,扭曲變異,渾身上下到處都是增生的晶簇,危險的奧術能量在這些怪物倒斃之后仍然不斷在晶簇之間跳躍著,發出噼噼啪啪的聲響,而在這些變異膨脹的怪物身上,還可以看到一些殘存的、已經與血肉水晶融合在一起的鎧甲和衣物碎片。

  在短短幾分鐘前,這些“怪物”還是跟著貝爾克一同來到外城區查看情況的騎士和扈從,但在霧氣中突然走出一個高大的黑袍怪物,這些騎士與士兵與那怪物的眼睛視線相交之后,他們就都變成了這副模樣,并瘋狂地襲擊了自己的主人。

  到底發生了什么?

  貝爾克一邊謹慎地警戒四周,慢慢向著最近的軍營移動,一邊在腦海中冒出了巨大的疑問。

  他也曾和那個黑袍怪物視線接觸過,但不知為何,他并沒有和自己的手下一樣發生變異。

  自己的部下不知不覺間受到了詛咒?與那個黑袍怪物視線接觸是引爆詛咒的“密匙”?自己為什么沒事?

  年輕的侯爵悄然為自己施加了一系列的防護祝福和無形鎧甲,銳利的視線不斷掃過一個個被霧氣籠罩的街道巷口。

  那個黑袍怪物在“誘發”了那可怕的變異之后便趁亂迅速離開了,現在恐怕還在附近的某個陰暗角落里潛伏著,貝爾克是個強大的超凡騎士,但在面對這完全未知的詭異敵人時,他也必須拿出最高警惕的態度。

  一陣不加掩飾的雜亂腳步聲突然從附近傳來,復數的魔力波動也同時出現在感知范圍內。

  貝爾克迅速轉身,長劍上已然燃燒起一層虛幻炙熱的火焰,而一群渾身覆蓋著晶簇、高大變異的怪物已經從霧氣中邁步跨出,向著他聚攏過來——這些顯然不是那種黑袍巨人,他們明顯矮小一點,但仍然有著兩米以上的高度,渾身釋放著肉眼可見的奧術能量。

  與自己那些變異的部下特征一致——這些也是被“誘發”變異的犧牲品。

  貝爾克腦海中迅速閃過這個念頭,而那些怪物也猛然發動了襲擊。

  一個“晶簇巨人”邁開腳步,以令人驚愕的速度沖向貝爾克,另外的巨人則或是沖鋒,或是抬手制造出強大的奧術電弧——年輕侯爵迅速扭身,以毫厘之差閃開抓向自己肩頸的利爪,同時長劍斜揮,虛幻的火焰擊碎了凌空而來的電弧,隨后長劍去勢不減,伴隨著一聲令人牙酸的金屬碰撞聲砍掉了第二個晶簇巨人的手臂。

  短暫化解攻擊,貝爾克立刻向后躍步,長劍交于左手,右手在空氣中猛力下揮,一道晶瑩剔透的能量劍刃隨之從天而降,將第一個晶簇巨人狠狠釘在地上,而一陣令人頭皮發涼的疾風則幾乎同時略過貝爾克的后頸——他瞬間前撲,轉身,躲過這致命的偷襲,幾縷被切斷的頭發在空氣中飛散開來。

  襲擊者再次發動了進攻,貝爾克短暫調整平衡之后提劍相迎。

  他們在近距離交錯掠過,在那不到百分之一秒的交錯中,一雙已經部分轉化為結晶體、被細微晶簇包圍的眼睛在貝爾克眼前一閃而過。

  他有些愕然,依稀覺得那雙眼睛有點眼熟……

  ……

  一個身披綠色神官裙袍,上半身美麗端莊,下半身卻是猙獰的植物根須的女人從火焰中緩步走出,一步步地走向埃德蒙·摩恩。

  身穿黑色甲胄,外披狼皮披風的埃德蒙站在桌后,死死地盯著那個從火焰中走出來的女人,盯著那個萬物終亡會女教長。

  “這一切都是你們的陰謀?”他沉聲說道,話音未落,一柄黑色利劍已經出現在他手中。

  與此同時,他注意到那些站在不遠處的侍從和衛兵都毫無反應,仿佛已經陷入某種催眠狀態,完全不曾注意到入侵者的出現。

  貝爾提拉不緊不慢地來到長桌對面,看著眼前的安蘇王子,臉上露出淡淡的笑容:“對別人而言,這是陰謀,對你而言,這是陽謀,不是么?我們的‘盟友’殿下……”

  埃德蒙知道這個詭異的女人極端危險,力量強大,他一邊悄然為自己施加騎士領域的祝福,一邊壓抑著怒火說道:“你們果然不可信。”

  “這一點你不是從一開始就知道了么,充滿自信的王子殿下?你只不過是習慣性地低估了別人,高估了自己罷了。”

  貝爾提拉一邊說著,一邊竟好整以暇地從旁邊拉過一把椅子,在埃德蒙面前坦然坐下——她那藤蔓和根須形成的雙腿蔓延生長,伴隨著沙沙聲,與座椅和地面融為了一體。

  “你們到底想做什么?你又想做什么?!”

  “我們?”貝爾提拉笑了起來,笑容格外真誠——事實上,這幾乎是她七百年來唯一一次發自內心的笑容,“我們想為人類尋找一條生路,一條能在眾神的餐桌上,在世界的惡意中延續下來的生路。

  “而我……我只是來迎接你的,迎接全新的你。”

  “瘋子。”埃德蒙感覺自己完全無法理解這種邪教徒的思路,他已經積蓄好了力量,不想再有任何變數,于是他長劍揚起,無數細碎的黑色裂紋迅速從劍尖彌漫而出,仿佛蛛網般封鎖著整個空間。

  長桌在裂紋中化為粉塵,座椅一個個四分五裂,然而在那致命的黑色裂紋蔓延到貝爾提拉身上之前,一陣陣令人頭痛欲裂、理智崩潰的低語和呢喃聲突然涌入了埃德蒙的腦海,他驟然間失去了對手中長劍的控制,甚至整個人都搖搖晃晃無法站立。

  貝爾提拉靜靜地看著埃德蒙用劍支撐身體,逐步走向崩潰的模樣,淡淡地說道:“你最近是不是經常感覺口渴呢?”

  “水……”埃德蒙臉頰兩側正漸漸生長出剔透的晶簇,他的雙眼中驟然劃過一絲明悟,“你們下毒?”

  “不是毒,只是一個祝福——‘神明’親賜的祝福。”

  “你們……會毀了……安蘇……”

  “毀了它的,是你,或者應該說,是你們,”貝爾提拉近乎憐憫地看著眼前的王子,“還記得么,這個漩渦,是你開啟的。”

  埃德蒙感覺自身的理智正在飛快消散,那呢喃低語聲正在迅速剝奪他的思考能力,他艱難地開口,近乎本能地說道:“我只是……想重新帶給它……繁榮……”

  貝爾提拉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她靜靜地注視著已經快要失去自我意志的安蘇王子,眼神深邃,語氣低沉:“你們,真的理解什么是真正的繁榮么?”

  埃德蒙的視野中覆蓋了一層朦朧的光幕,他的眼球正在迅速被結晶體重塑,在那異化的視野中,他只能看清貝爾提拉的眼睛,那雙眼睛深邃,堅毅,仿佛帶著某種可怕的偏執,卻又帶著令人難以相信的純粹和理智。

  他不理解,為什么一個瘋狂的邪教徒會突然露出這樣的眼神。

  這個眼神讓他想到了一個人,一個從墳墓中回到這個世界的人。

  在失去自我意志之前,他聽到了對方的最后一句話:

  “你從未真的低頭看過,看一眼那些卑微的人。”

  ……

  “晶簇化”的襲擊者全部倒下了,包括那個眼睛看起來很熟悉的……人。

  她已經變成一個身高兩米的怪物,膨脹扭曲的血肉中混雜著充能的水晶,但貝爾克還是認出了她。

  她倒在遍布薄霧的街道上,身體蜷縮著,微微發抖,這讓貝爾克想到了不久前,他在一個巷子里看到對方的時候,當時她也是這么蜷縮在地上,蜷縮在泥漿里。

  貝爾克慢慢走上前,身上的一些細小傷口傳來尖銳的刺痛,他以長劍支撐著身體,在“洗衣女”面前蹲下身子,和對方的頭部平齊。

  “是誰把你們變成這樣的?也是那些黑袍的怪物么?”

  那晶簇化的女人發出嘶啞的聲音,在一陣艱難的喘息中,貝爾克聽到了他完全無法理解的答案:“我們是……自愿的,大人。”

  年輕的侯爵驚呼出聲:“為什么?!”

  那個已經看不出人類樣貌的“怪物”抬起了頭,輕聲說道:

  “變成這樣……吃石頭就可以活,大人……”
黎明之劍最新章節http://www.rvvmpi.icu/limingzhijian/,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小世界其樂無窮縱橫諸天的武者
贵阳麻将技巧十句口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