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
關閉
當前位置:5200小說網 > 萬古最強部落

第223章 一株靈藥的逆襲(給兔子盟主加更4 【8000字大章】)

萬古最強部落 | 作者:山人有妙計 | 更新時間:2019-07-23 23:57:14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推薦閱讀: 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牧神記萬古天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凡人修仙傳仙界篇)滄元圖修真聊天群元尊玄渾道章絕世戰魂
  藍色的水之精靈,在虛無中游走,散發著的靈氣波動,刺激著每一個人,然而卻沒有人敢當出頭鳥。

  一息~~~兩息~~~三息~~~~十息~~~

  “我的!”

  終于,藍色精靈在游走到泉眼邊一個中年武者身邊不遠處的時候,這位中年散修再也忍不住了,水之精華就在眼前,得到煉化至少能夠貫通一條天脈。

  機會就在眼前!

  鏘!

  就在中年散修撲出去的剎那,夔雷部落的銀甲青年夔甲,手中銀槍遙指,背后上百位藏青玄甲族兵抬手。

  咻!咻!咻!

  閃爍著烏光繚繞著巫符的箭矢,擊穿了虛空,裹挾著雷霆之力爆開。

  噗!

  眨眼間,中年散修整個身體在半空中一滯,渾身扎滿了箭羽,而后轟然炸開,化為了一團虛無!

  啊!

  這一幕,直接讓人一寒。

  藏青弓、破甲箭、雷霆力!

  夔雷部落有名兵器,這些年來就是靠著這些東西,夔雷部東征西討,將部落萬里內的大大小小部落給打服,一個個俯首稱臣,尊夔雷為宗主上部,將夔雷部的真理擴張到萬里內外。

  此刻,破甲箭再出,百位藏青玄甲兵,只為擊殺一個普通天脈境武者,立威的成分固然有,效果卻很好。

  周圍的武者一個個咋舌。

  轟隆隆!

  地底響起了轟鳴,一輛青銅戰車滾滾而來,拉車的是兩頭腹下四足的青蛟,頭頂有凸起的角,通體青光灼灼,踏步之間有水波漣漪蕩漾。

  青蛟戰車!

  洛水伯部!

  “是洛水伯部到了!”

  青蛟戰車之后,十位身穿青甲坐下三米大小青蛟的騎士,手中抓著兩米長的大戟,氣勢如虹。

  戰車滾滾而來,圍在泉眼口的身影,一個個都快步的朝著兩邊退散,不敢擋住戰車的前路。

  一名年輕人走出來,身形挺拔修長,豐神如玉,雙手背負在后,立于戰車上俯瞰四方,眸光睥睨,有一種君臨天下的氣勢。

  開山境!

  下一刻,所有人都傻眼了,從戰車中走出來的青年才開山境的修為。

  看著青年稚嫩的面容,周圍的武者不由得露出疑惑,洛水伯部啥時候有如此年輕的公子?【注①】

  十位青蛟騎士隨扈左右,哪怕是開山境,眾人也紛紛躲得遠遠的,開山境不假,得看開山境的武者出身何處。

  乘青蛟戰車,青蛟大戟騎士隨扈,就算是在洛水伯部中,地位也必然不凡,畢竟能夠動用青蛟的人,洛水伯部也就那么幾尊任務。

  所以還是都靠后點吧,免得一會有不開眼的家伙,濺自己一身血。

  夏拓在人群中,眸光不斷的掃過,在青蛟騎士身上尋梭。

  這樣的坐騎還真不錯,這些年來他為了給龍雀衛配上坐騎,可是煞費苦心,蒼浮更是吃住都在地下城中,然而數年以來依舊沒有讓龍雀衛坐上坐騎。

  沒辦法,龍雀衛的威勢實在是太盛,一旦靠近青風馬,青風馬就會打顫,眼下蒼浮正在研究怎么樣激發輕風馬體內隱匿的血脈。

  青蛟不錯嗨。

  然而蛟習性為水,習慣于生活在水中,成為龍雀衛坐騎還是有些缺陷,思索良久后,他收回了眸光。

  至于戰車上的偏偏貴公子,他看了一眼就認出來了,是個西貝貨,女扮男裝的小娘們。

  蠻荒大地上,王庭敕封四方侯伯之部,出鎮山野,成為一方諸侯,而侯伯之主的子嗣,才有資格稱之為公子,上等部落無此資格。

  女的嘛,自然是女公子。

  這樣說起來,這小娘皮還真的可以稱呼為公子。

  洛水伯部走出來的小公子,墨玉一般的眸子中不斷四方看著,眼中透發著興奮的神色,對周圍的一切都很感興趣。

  “婆婆,快看這里,這個泉洞好大啊,他們果然沒有騙我。”

  洛水伯部的公子一開口,頓時將先前睥睨一切的氣勢給擊的一絲不剩,戰車中傳來了一聲嘶啞的聲音,隨之走出來一個手持龍頭拐杖的老嫗。

  老嫗一出現,頓時夏拓就感覺周圍圍聚的部落,一個個神色都變化起來。

  神藏強者,龍杖婆婆。

  洛水部落上代長老之一,已經卸任了長老之位靜修,許久沒有在外走動了。

  這一刻,竟然出現在這里,這小公子的身份,不言而喻。

  洛水伯部嫡系中嫡系,長老的子嗣都不夠格。

  感受到周圍武者的變化,龍杖婆婆輕笑,面容慈祥。

  “你們爭你們的,我只是帶著少主前來看看,對于碧水青蓮我洛水伯部不參與。”

  聞言,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氣,哪怕是夔雷部落的銀甲青年都是如此,夔雷部落還沒有晉升伯部,就算是晉升了和洛水伯部之間的差距也不是一點半點。

  人群中的夏拓看得明白,洛水伯部出現,等于一群哈士奇中突然出現了一頭真狼,這叫大家還怎么愉快的玩耍。

  相比于化蛇伯部,洛水伯部才讓人心驚膽顫。

  不是說洛水伯部實力比化蛇伯部強,而是化蛇伯部在此地三十萬里之外,洛水伯部就在不過數萬里外的南方,威勢覆蓋周圍諸多地域。

  對于洛水小公子的亂瞄的眼神,絕大多數人都低下頭,免得被其找茬,惹出不必要的麻煩。

  在這里可沒有什么公平可言,一切向拳頭看齊,要是因為得罪洛水伯部,死了都沒人會管。

  轉眼間,半個時辰過去了,魔鬼之眼中再次出現了三道水之精華,不過依舊沒有人敢動手,都被洛水小公子拿去耍了。

  小公子捏著手中的水之精華,眼中沒了剛才的興趣,戰氣從體內迸發,將水之精華擊散。

  這樣的東西,她見得多了,平常修煉用的東西不比水之精華差,帶著失望的眼神,它靠在戰車上發呆。

  ……

  所有人都在等待,相互之間竊竊私語,或是互相忌憚,等待著碧水青蓮現世。

  噗!

  這時,人群中一個天脈境武者,不經意間橫飛出去,逆血狂噴。

  噗!噗!噗!

  這個人只是開始,不斷有零散的武者橫飛出去,是各部在清場,先將散修獨行俠給清掃出去,免得待會還要麻煩。

  一道道氣息交織,戰氣迸發,擋不住的人直接都被扔出去。

  夏拓立在原地,不斷有戰氣朝他橫掃,可惜都被他鎮壓,身軀穩如山岳,一時間出手的幾個家伙都愣住了,他們的攻擊都石沉大海一般。

  一時間,大多數散修都被扔了出去,留下來的如銅斧,還有和銅斧駕馭同樣荒猿的青年等少數幾人留了下來。

  對于銅斧這個滾刀肉,很多上等部落都不愿意得罪,這家伙睚眥必報,如果一擊弄不死,后面會很麻煩。

  哪怕是如此,此地依舊不下五六百人,各個部落都是帶著頂尖戰士來的,對于靈物青蓮勢在必得的架勢。

  這讓夏拓這些想要渾水摸魚的人,不由得壓力倍增,越是強大的部落,族兵實力越精銳戰力也會越強。

  戰陣一出,天脈境如何?

  戳死。

  如果一次不行,那就兩次。

  戳死!

  嗡!

  又過去了半個時辰之后,一道通天的青光從魔鬼之眼中迸發而出,瞬息間洞穿了晦暗的湖底。

  青光中,一株青蓮搖曳,青蓮九品,蓮葉為九,蓮蓬晃動,繚繞著五道神光,每一道都如同一尊青色精靈。

  “五顆蓮子!”

  一瞬間,所有人都盯住了青光中的蓮花虛影,有人驚呼。

  蓮蓬周圍有五道靈影,顯示著碧水青蓮已經長出了五枚蓮子,生長了超過五百年。

  碧水青蓮就在魔鬼之眼內。

  “玄甲衛,進!”

  剎那間,夔雷部落的方向,夔甲一聲令下,身后百位戰兵,直接朝著魔鬼之眼中踏去,碧水青蓮關乎部落晉升大計,哪怕是明知道泉洞深處有危險,也義無反顧的踏了進去。

  就這樣,當著周圍所有人的面,夔甲看到族兵踏進了魔鬼之眼后,也隨之跳了下去。

  “走!”

  下一刻,各個部落武者在長老和領頭人的帶領下緊隨其后,一個個朝著魔鬼之眼踏去。

  夏拓看到化蛇伯部招攬的身影,也朝著泉眼內部踏去。

  這一刻,顯然是比拼族力的時候。

  看了看立在洞口還沒動彈的幾道身影,求中包括銅斧,大都是散修和小部落的人,大多數人都在猶豫不決,不知道如何決斷。

  “搭個伴。”

  夏拓朝著銅斧示意,又朝著同樣騎乘荒猿的青年示意。

  “好。”

  青年點頭,作為散修,單獨想要和部落相爭討不到好處。

  “好。”

  銅斧同樣點頭,至于周圍其他散修,直接被三人無視了。

  想要結伴自然是需要實力,夏拓的實力他們剛剛看到了,能夠不被清出去,還穩如山岳,就證明了所擁有的實力。

  作為散修還是很苦逼的,除非萬不得已,大部落不能惹。

  很快,夏拓率先朝著魔鬼之眼踏去,身子朝著下方墜落下去,虛空中彌漫著精純的靈氣,渾身毛孔打開,開始吞吐虛空中彌漫的靈氣。

  魔鬼之眼并不深,不過十丈左右,但卻內有乾坤,不知是何原因,內部竟然自衍洞天,化為一方小世界。

  從魔鬼之眼上方踏下,直接就會破開世界胎膜,進入這方洞天小世界內,其中是一片起伏的丘陵世界,光禿禿一片,全部都是圓滑的碧藍色石頭。

  鏘!

  夏拓進來被兩名武者看到,這兩名武者屬于上等黑熊部落,看到夏拓獨身一人,沒有絲毫的猶豫出手。

  夏拓抬手,手中青光綻放,衍化拳印沒有什么花哨,拳兵交織,迸發出熾盛的光芒,襲來的兩個武者發出悶哼,橫飛出去,筋斷骨折,倒地后再也不能起來。

  隨后,銅斧和青年武者下來,青年武者名為南離火,曾經是一個中等部落的少主,后來不知是何原因覆滅,他就成了游俠。

  兩人緊隨著夏拓后下來,看到了夏拓一拳將兩個天脈武者給干趴下,眼中露出了驚訝。

  “攔住他們!”

  這一刻,剛剛打斗,引得四周丘陵中武者的注意,再次有數位武者出手。

  顯然這些人都是先前各個部落留下來的,就是免得有其他武者進來,參合他們奪取碧水青蓮。

  “找死!”

  銅斧大河,手中巨斧劈落在半空中爆開血花,迎上他的那位武者,直接被巨斧劈成了兩半。

  夏拓身影踏步,手中拳頭綻放青光,血氣如汪洋一般隨著拳頭轟出,戰氣如水潮綿延不絕。

  砰!

  瞬息間,迎上來的武者被震飛,重重的砸在地上,嘴角逆血,內藏碎屑都溢了出來,九重戰氣將他五藏震碎,還有鼻息卻也不長久了。

  等一切平靜下來,三人都解決了對手,相互對視一眼,繼續前行。

  轟隆隆!

  等到翻過一片起伏的丘陵,前面轟鳴作響,夔雷部落的百位精銳戰兵,化為戰陣,引動一尊足有百丈大小的夔牛,橫跨數百丈,直接將一個上等部落帶來的十多位天脈境武者覆滅,血氣沖天,鐵血鏗鏘。

  “乖乖,不愧是夔雷部,真剛。”

  這一幕,夏拓三人不由得咋舌,夔雷部落直接硬懟其他上等部落,周圍山巒丘陵之間,躺著一片片斷臂殘肢。

  殺!

  一瞬間,夔雷戰陣再次迸發,氣血如虹,橫擊數里之遙,再次將遠方的數十人蓋于攻擊之下。

  “奇怪,夔雷部落的戰陣雖然名傳在外,也不可能強到如此境地。”

  南離火蹙眉,他是見過夔雷部落的夔牛戰陣的。

  “你沒有發現,這一百戰兵都通紅著雙眼嗎?”

  夏拓輕吟,看來為了碧水青蓮,夔雷部落是破釜沉舟了,這是要大殺四方,不過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他坐于夔雷族主的位置上,也會這么辦。

  用百位精銳戰兵,換取部落晉升的機緣,值!

  “快走!”

  下一刻,他們看到夔雷戰陣一百位戰兵轉身,朝著自己的方向看來,沒有猶豫退下山崗,朝著其他方向而去。

  如今碧水青蓮還沒見到,和夔雷戰陣對上很不明智。

  朝著秘境更深處而去,一路走過一路喋血,放在外面聚攏族民,可以立下一座中等部落的天脈境戰士,此刻都了無生機的躺在地上。

  所以說部落等階越高,和低等階之間部落差距就會越大,這種爭奪下等中等部落是根本插不進來手的,一旦被牽扯進來幾乎就是滅族之災。

  轟!

  山巒之間,到處都是大都,不斷有轟鳴在四面八方響起,一道道身影竭力攻擊著對手,不知道為何竟然會變成這種混戰的場景。

  “哪里走!”

  夏拓前面,突然出現了五道身影。

  “得罪了風執事,你還想逃到哪里?”

  “還不束手就擒,跟我返回化蛇伯部大船上向風執事謝罪。”

  突然冒出來的五道身影,直接找準了夏拓,他們是看到爭奪碧水青蓮無望,還是拿下夏拓做投名狀比較靠譜。

  夏拓冷笑,這五個身影還真是打得好盤算,就在五人還沒有說完的剎那,他已然出手。

  巫劍被他拔出,劍身上流溢著青光,青霞環繞,散發出了凌冽。

  鏘!

  手中巫劍如青電橫擊,剎那間劃過相互間的虛空,一縷縷青光戰氣破空。

  噗噗噗!

  一劍出,青光化為水波漣漪,股股激蕩,洞穿三道身影,胸膛處炸開血花。

  啊!

  看到夏拓一劍連斬三人,剩下的兩個家伙愣住了,反應過來就要跑,然而他們的身子去沒有劍快。

  噗!噗!

  兩朵血花綻放,這剩下的兩個家伙也隨之倒地。

  這一幕被銅斧和南離火看到,兩人相互對視一眼,皆是看到了各自心中的擔憂,結盟自然是雙方實力等階差不多才好,一旦其中一方的實力遠超另外一方,這不叫結盟,這叫附庸。

  轟隆隆!

  秘境中央之地,青光大盛,一株九葉青蓮虛影足有百丈高,仿佛隨風搖曳,秘境中還剩下的人不一半。

  短短時間里數百天脈境戰士拳頭隕落在此。

  轟!

  頃刻間,奪目的青色神光沖霄,一縷縷青色靈氣從地底涌出,溫潤充盈著濃郁的生機,更夾雜著神性流淌。

  “好強大的氣息!”

  南離火看著遠方青蓮虛影露出了驚訝,眸光灼熱,這樣雄渾的藥力,才能將人推進神藏境。

  “難不成這株靈藥成精了!”

  銅斧甕聲說道,他的眼中同樣閃爍著灼熱,今日就是為得碧水青蓮而來,眼下青蓮就在眼前,誰能無動于衷。

  青蓮綻放出了虛影,一下子周圍還在廝殺的人紛紛停手,眸光朝著中央青蓮看去。

  可以清楚的看到在中央之地,靈氣如龍,青光璀璨,甚至繚繞著一枚枚虛幻的天地符文,交織締結化為一道道青色的軌跡游走虛空。

  這一刻,夏拓心中也不由得一愣,五百年的靈藥或許珍貴,卻還沒到了可以引動天地韻律的程度吧,到底是出了何種變故。

  “天生道紋,這株靈藥怕是要通靈!”

  周圍山巒中有人大喊,只有通靈的靈藥才有資格引動天地道韻的出現,而無論是靈藥還是靈物,一旦要通靈,就已經算是脫離了本身的范疇。

  “不對,地上的血骨在消失!”

  這一刻,突然又武者發現了不對,起伏的山巒之間,因為先前的殺伐爭斗,不少尸骨喋血,然而此時,這些血骨竟然在消融,朝著藍色的石頭深處滲去。

  “不好!”

  這一幕,讓眾人大驚。

  轟隆隆!

  虛空驚雷,浮現出來的碧水青蓮再次搖曳,繚繞在外的道韻閃爍著光華,越來越熾盛。

  碧水青蓮在汲取尸骨中的血力。

  “不好,來路斷了!”

  緊隨著,更加壞的消息傳來。

  每個人心中泛起了不好的預感,這特么是來找機緣的,竟然陷入了絕境中。

  滋!滋!滋!

  大地上,不斷傳來滋滋的聲音,是倒地的血骨在融化的聲音。

  夏拓低頭朝著腳下看去,他看到璀璨的藍色石頭經過血色的浸染,開始泛起透明狀,石頭深處有一道道血色的絲線,如同毛細血管一般,血水順著這些細密的脈絡,朝著碧水青蓮的方向而去。

  他有些不敢相信,這是一株靈藥在作怪,引數百天脈戰士入彀。

  “走,去前方看看!”

  神色變化間,夏拓不再猶豫,朝著中央碧水青蓮的方向而去,銅斧和南離火也也隨之而去,這一刻所有人停止了廝殺,紛紛朝著中央之地而去。

  噗!噗!

  虛空扭曲,有水箭化形,化為流光激射四方,不斷有武者被擊中,而后身體瞬間凍結。

  這下所有人都怕了。

  等到眾人來到秘境中央之時,進入秘境的人只剩下了不到百人,受到眾人矚目的夔雷部落甲兵更是只剩下了二十多個,統帶他們的夔甲,身上的銀甲染血。

  夔甲的臉色很難看,手中握著銀槍的大手青筋暴起,損兵折將,還陷入了絕境中,眼下靈藥不要想了,看看怎么出去才更重要。

  通天的青光沖霄,碧水青蓮的虛影搖曳,在秘境的中央之地,是一片十多丈大小的小湖,湖水清澈散發著藍光,湖水中一株約莫三尺高的青蓮搖曳。

  就是這株小東西,勾動了天地韻律,更是顯化出了百丈高的身外虛影。

  此時蓮花藍色的神息起伏蒸騰,時而幻化成龍影,時而化為虎形,或是飛龍,或是大兇怪獸,各種強大的生靈虛影交織,在青光中游走,好像有生命一般。

  “就是這東西作怪!”

  大地上淡藍色的石頭完全化成了透明狀,眾人如同站在了水晶上,來自四面八方的血色脈絡,一股股血水注入了小湖中,隨著血水的注入,碧水青蓮愈發的璀璨。

  剩下的武者,有人眼中透發著驚恐,根本不知道如何是好,皆是朝著周圍大部落的長老領頭人望去。

  然而夔雷、黑鴉、風靈等上等部落的長老,一個個也不知道怎么辦了?

  “我看,將這株蓮花連根扒了,一切就破了。”

  “對,一切都是這株青蓮引動的,碧水青蓮就是罪魁禍首!”

  風靈部長老出聲,頓時引來了其他部落的武者附和。

  上等部落同樣有著強弱之分,比如夔雷就是上等部落最巔峰的那一個,號稱準伯部,可以說在上等部落的族力中已經難以有與其抗衡的部落,夔雷之下比如風靈部落,族力強橫,傳承萬載。

  黑鴉部落在方圓諸多上等部落之中,算是二流上等部落。

  “我等合力攻擊這株青蓮!”

  看到自己的話語得到了眾多人贊同,風靈長老接著說道。

  “諸位意下如何!”

  “好,就聽風穹長老的!”

  “好,咱們就一起攻擊碧水青蓮!”

  ……

  夏拓沒有出聲,他也沒有什么好辦法,都是來尋找機緣的,這是鬧得哪一出,弄不好都特么沒法回家過年了。

  轟隆隆!

  很快,圍在碧水青蓮四周的身影齊齊發動了攻擊,恐怖的波動讓虛空激蕩起漣漪。

  鏘!

  然而,碧水青蓮搖曳,虛空泛起了一輪青日,其中有金烏浮盈,一對天翼接連橫擊,將如水雨水般墜落的攻擊一一擊破在青蓮之外。

  成精了!

  這株碧水青蓮成精了。

  在廝殺中還能活下來的主位天脈境武者,自然是實力最強的一部分,卻是紛紛色變,碧水青蓮真的化成了妖孽,懂得了戰技。

  雖然說有不少攻擊還是落到了碧水青蓮身上,卻沒有令其受到重創。

  “殺!”

  緊隨著,夔雷部落夔甲眼中迸濺著殺光,一團紫電在槍尖匯聚,迸發出了毀滅的氣勢,在他的身后剩余的玄甲戰士,紛紛揮動手中的兵器,隨在夔甲身后朝著碧水青蓮殺去。

  嗡!

  與此同時,碧水青蓮周身青光大盛,如同燃燒成了青焰,迸發出了一道道青光漣漪,頓時和夔甲撞到了一起。

  轟!

  熾盛的光芒迸發,一輪青色再次升騰,緊隨著爆開,化為萬千道青光迸發四方,擊穿虛空,每一道都堪比巔峰天脈戰士的力量。

  咻!咻!咻!

  青光如利箭,一下子擊中了周圍不少身影,頓時身上露出了一道血口,鮮血潺潺,還有人即刻倒地。

  噗!噗!噗!

  下一刻,扎根在小湖中的碧水青蓮,十多根晶瑩的根須拔出,渾身爆發出了青光漣漪,如人一般根須化腳,沖著眾人分開的距離之間,拔腿就跑。

  “靈藥要逃!”

  “碧水青蓮逃了!”

  這一幕若不是親眼所見,是何等的不真實。

  所有的人都被一株藥玩弄于股掌之間。

  殺!

  反應過來的眾人紛紛出手,一道道力量橫擊虛空,擊在碧水青蓮的蓮葉上,頓時連夜搖曳,有青色的液汁灑落。

  顯然,碧水青蓮已經沒有了實力來抵抗他們的攻擊。

  夔甲手中銀槍上一百零八枚符文綻放,化為一頭夔牛瞬息間橫跨虛空,直接鎮落到碧水青蓮身上。

  剛剛的攻擊之下,他身后的玄甲戰兵又有十多人隕落,可以說夔甲是含恨而擊。

  夔牛裹挾著雷霆將青蓮鎮壓,然而僅僅是兩息時間,一道熾盛的青色極光綻放,如同雷暴般炸開,蓮葉殘破的碧水青蓮竟然再次沖了出來,朝著遠方而去。

  轟!轟!轟!

  不斷的攻擊之下,碧水青蓮在諸人之間橫沖直撞,它好像失去了剛才的偉岸力量,只能抱頭逃竄。

  鏘!

  銅斧巨大的斧頭灼燒著赤焰,倒影出一片火海,迎著碧水青蓮劈落,一支蓮葉搖晃,青光綻放擋下了銅斧的一擊,還對著他豎了豎葉子。

  頓時銅斧大怒,他走南闖北,今個竟然被一株藥給鄙視了。

  夏拓同樣也出手了幾次,不過他向來是慫的很,此刻不知前路怎樣,故此能不出手就盡量不出手,眸光不斷的打量著周圍。

  鏘!

  然而他不出手,碧水青蓮卻迎著他而來,兩支蓮葉交織,迸發出了如同金鐵般的聲響,引動道韻浮動,蓮葉幻化成山嶺的模樣鎮落下來。

  轟!

  這玩意成精了,還知道柿子挑軟的捏,可是他軟嗎?

  拳印瞬息間顯化,他一手轟出,頓時戰氣化為重重氣浪,和碧水蓮花撞到了一起,迸發呼了奪目的光芒。

  這一刻他距離碧水青蓮很近,看到了這株靈藥的模樣,通體宛如青玉閃爍著盈光,隱約有天地符文若隱若現。

  哪怕是因為不斷的和眾人交手,枝葉殘破,卻依舊遮掩不了其高貴的模樣。

  這一刻他有些明白了為何碧水青蓮如此模樣了,普通的靈藥就算是千年,如果沒有通靈的話,那么也只不過擁有靈性而已,不會有和一樣成熟的意識和思緒。

  碧水青蓮在魔鬼之眼中經過天地水韻的蘊養,體內衍生了天地符文,其他靈物都是通靈后才擁有意識,而它恐怕先天而生有了自我意識,而且這道意識恐怕還不弱。

  故此碧水青蓮,已經不能用當成普通的靈藥來看待,應該看成和人一樣擁有靈智的生靈。

  鏘!

  碧水青蓮察覺到了危機,一擊之后,沒有退回去再選機會。

  或許是覺得夏拓真是軟柿子好捏,,一下子調動了四支靈葉再次朝著他拍下,同樣的因為一下子調動了四支蓮葉,本來護著的蓮蓬露在了夏拓的眼前。

  這一刻,夏拓眼前一亮,他瞬息間拔出了巫劍,頃刻千重劍泛起波浪,如同大江大河奔涌不息,抗住了鎮落下來的蓮葉,另外一只手朝著蓮蓬抓去,手指泛著青光,扣住了蓮蓬中的一顆蓮子。

  吱!

  瞬息間,碧水青蓮怒了,真正的蓮葉狂舞,引動的周圍虛空中的光芒大盛,如驚雷炸響。

  嗡!

  然而夏拓在出手的這一刻,雙眸瞳孔綻放出了紫光,瞳孔中浮盈出了偉岸的圖騰神祇印記,哪怕是上代句芒消亡,失去了歲月滄桑的古老氣息,但句芒偉岸的神形卻沒有失落。

  一瞬間,句芒神祇出現,碧水青蓮的動作一下子滯待了下來,趁著這個機會,夏拓大手抓出了一顆蓮子隱匿在掌心中。

  “還不快跑!”

  下一刻他身影橫飛而出,仿佛被蓮葉掃中重傷橫飛一樣。

  這一幕,讓從呆滯中回神的碧水青蓮一愣,隨即十多條根須撒丫子狂奔,朝著遠方而去。
萬古最強部落最新章節http://www.rvvmpi.icu/wanguzuiqiangbuluo/,歡迎收藏本書
(快捷鍵:←) 上一章 回目錄 下一章 (快捷鍵:→)
新書推薦: 透視之眼三國之暴君顏良明天下滄元圖九霄仙冢無敵喚靈王牌校園修仙黎明之劍小世界其樂無窮
贵阳麻将技巧十句口诀